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桃花深处的小哑童
桃花深处的小哑童

第一章
天是蓝色的海也是蓝色的,从远处望去,海天一色,分不清水天的分界线。也分清是天连着海,还是海连着天。
在蓝汪汪的大海之中的有一个小岛,东西约十里,南北约八九里,整岛呈椭圆形,岛上四季如春,一年四季花开遍地。这个岛上百分之九十都生长着桃树,所以一年四季都是白里透红的桃花胜开的景象,岛屿上到处都开满桃花,远远看去就象一座在海上飘浮的花山!
岛屿上有些地方却覆盖着一片一片的石林,那些石林里的石峰高低不一,大小不等,千奇百怪。更有的地方,石林里长着桃树,或桃树林里竖着石山。石夹着树,树围着山,山树一体,树山一片,美丽极了。然而越美丽的东西往往越危险……因为桃树众多,桃花四季常开,所以被人称之为桃花岛。而岛上的主人更是江湖中鼎鼎大名的东邪,人称黄药师。为人即正即邪,武功在江湖上除少数几人,几乎是没有对手。他住的桃花岛更是凶险异常,处处设有陷阱,令人防不胜防。
尤其是用桃树组成的阵法桃花阵,凶险之处更在那些陷阱之上。我只知道他性黄,置于真名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只是桃花岛重多仆人中,一个年龄最小的一个哑仆而以。应为在岛中数我最小,所以大小姐她叫我小哑童。
在桃花岛上的仆人都没有名字,只是按来岛上的早晚,哑一,哑二……就这样的排下去。由于小姐都是叫我小哑童,所以最后大家也都跟着「叫」我小哑童了。这也算是一个名字了,总比哑一哑二……强多了!所以那段时间我还颇为这个名字得意,沾沾自喜。
那时我比较小,干不了什么活,所以主人就让我跟在大小姐身边,跑跑腿,打打杂。我做事比较勤快,大小姐也算对我颇为宠爱,吃住都还不错。
主人教小姐读书写字的时候我也时常跟在旁边,虽然我不能说话,但我的记忆力和听力特别好,虽比不上大小姐,但也比一般人强上许多,所以跟在小姐身边也偷偷学会了认识很多字。当然除了我自己谁也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主人规定岛上的仆人都不可以读书写字,所以岛上仆人除了我都没一个会识字的。
跟着小姐久了,认的字也慢慢的多了,渐渐的明白了小哑童这名字的含意,也隐约知道了主人为什么不让我们读书写字,只是做一个听话而不会说话工具……(简单点说就怕泄漏桃花岛的机关秘密)随着我越来越大,识的字越来越多,偷偷读的书越来越多,明白的也就越来越多,世间同一个地方,根本就不会有那么多哑巴可以聚集在一起。说我们主人心肠好,以慈悲为怀,把我们这些天生残疾的人都领到桃花岛做事。打死我都不信,平时每个月都有几个人被他打死,虽然我没看见,但是仆人们私下也会讲今天谁谁今天Xx……了,然后被主人一脚或一拳打死……要说他心肠有那么好,母猪都会爬树。
我们主人他又精通药理,是在江湖上都出了名的,想让你聋,你却不会哑,想让你哑你也不会聋。
在加上他的为人,什么事他不敢干啊。我心里一直隐藏着这个秘密,和谁也没说过,一直藏在心中深处。从那开始,我开始狠他,一直恨,直到现在我依旧恨他如骨,是他让我从此不能在说话,是他把我带到这个岛上受苦,是他……说起我们大小姐,不仅美若天仙,而且人又冰雪聪明,鬼灵精怪。来岛上江湖人都称之为小女诸葛!可见有多么聪明了……小姐她出岛去了,她在的时候我只要跟着她,然后有什么事,她就可以直接吩咐我去做。现在她不在了,所以我就清闲了下来,整天光打扫一下小姐院子里的地上落的树枝和桃花,就没事做了,我也乐的清闲……直到有一天我正在打扫院子,这样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了。
哑童!好似一颗炸雷在我耳朵响起,吓的我一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忙放下扫帚颤颤惊惊的跑过去,只见一个满头黄发,剑眉……一脸冰冷,混身透发一股强烈的气势,约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正站在院子门口,他就是我的主人,东邪黄药师。
(黄药师在文章不是重要人物就不作详细描写)现在岛上会说话的只有三个人,一个就是主人,一个小姐,还有一个就是夫人。小姐走了以后,就只剩下主人和夫人了!不过从我来到岛上七年的时间里一直没见到过夫人。
听主人对小姐说:夫人应为身体不好,不能见任何人,所以就在岛上的某处静养!这就是跟着小姐的好处之一了,能比别人知道多一点一些岛上的秘密,还活的好好的……(为什么呢,应为我是一个哑巴,还不识字。想泄漏岛上的秘密也不可能……所以直今我还活着!)有些时候主人也不介意让我知道!
由于主人特别疼爱小姐,所以在她面前从不乱发脾气,现在小姐出岛了,就没人可以压制主人了,所以主人的脾气就暴燥起来,动不动就乱发脾气!
那天我刚经过前厅门口,就听见前厅里传来一阵暴怒声,就从前厅外的一个角落偷偷向里面看了过去,正好看到前厅的主人满面怒色,对面前吓的跪在地上的两个女仆人暴喝:「你们会不会伺候人,给夫人梳头擦脸都做不好。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要你们有什么用!」说罢毫不理会两个女哑仆拼命的磕头,嘴里一直发出啊……呜呜……的讨饶声,只听到嘭的一声一人一脚两人如断线风筝被踢飞向厅外,(由于出脚速度快只听到一声)顿时把厅外的地上砸的沉土飞扬,两人仰躺在前厅门口的地上,不停全身乱颤,鲜红色血液慢慢从嘴角的流了下来,越流越多……双眼泛白,双手无力的抖动着,直至无力的垂落到地上……别说两个手无赴击只力的女人了,就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不敢接东邪黄药师这一脚啊,眼见两个女仆活不成了!而我顿时被吓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睁睁开着两个倒在地上的女仆,刚才还一对活生生的生命眨眼之间变成死尸,连两个女仆尸体被什么时候抬走的都不知道……接下几天每晚都被恶梦惊醒,梦里全是那两个女仆临死的景象,惨白的眼睛,流血的嘴角,抽嚏的身体……每当想到这里胸口有种被堵住的感觉,眼睛发涩,毕竟她们也是我们中的一员,难免有点兔死狐悲的感觉!指不定那天自己……主人叫我有什么事呢?是不是我哪做错了?要找我算帐?心里怕的要死,但又不能不理。脑子里乱哄哄的,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向主人行了一个礼,就用手比划了几下(意思:「主人,找我有什么事」?)只听主人说:「哑童,最近夫人那人手不足没有人照顾,所以我派你去照顾一段时间!你去收拾下平常穿的衣服和用的东西,就随我去夫人那」。
一听还好不是找我麻烦的,顿时偷偷松了一口气!又紧接着心头一凉,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万一我伺候夫人有什么差错,我还不被你杀了啊,必竟已经有前车之鉴了!
想到那两女仆临死惨状……怎么办?怎么办?我才十九 岁,可不想英年早逝啊。
我还要去外面世界吃那特别好吃的糖芦,叫花鸡和那些不知明的好吃的东西……我还没没看过外面的集市,城镇……为什么我知道外面有那些东西,那是因为我们岛上经常有一些江湖人带着好吃好玩的求小姐办事。特别是两个怪人经常来和小姐玩,一个头发全白,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衣服上还很滑稽的挂了好几个步袋的老头。还有另一个也头发全白,衣服虽然还不置于破破烂烂,但也相差不远,性格好像小孩子一样的老头,(听小姐说一个是外面乞丐头子一个是道士头子)他们整天在岛上打来闹去,竟然没碰到一次陷阱,桃花阵也没起动过一次!
别说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