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夢一樣的曾經
夢一樣的曾經

真想不到,第一天上班就被分到了這個科室。全科五個人除了我之外全是女

的,又都不認得,真是無聊。作完自我介紹我百無聊賴地翻起一本雜誌。



「不是還有四個人嗎?怎麼只看到三個?」我暗暗想。



偷偷看這三個新同事。年紀都不是很大。科長張姐好像有三十多歲吧?算是

老大姐了,不過人長得還算漂亮。一件合體的工作裝,下身是很普通的那種半截

裙,肉色的細襪,還可以吧?腳呢?大約有三十六左右吧?不錯。但鞋就差一些

了,很保守的那種半跟涼鞋,而且是將整個腳全包住的。



左側的李姐就要年輕些了,好像比我大不了多少,一身淺粉色的連衣裙,皮

膚不錯。哇,連絲襪也是淺粉色的,真是很性感。一對玉足上蹬著一雙很輕盈的

涼鞋,好爽。



後面的馮,看樣子年齡好像比我還小。長得還說得過去,但少了一些女生的

風韻卻多了一些男人氣。一件大體恤把什麼體型都掩住了。下身是那種很討厭的

半截褲,所幸皮膚還說得過去,但有一點黑。小腿的肌肉很結實。腳上竟然是一

雙布質的休閒鞋!真掃興!



無事可做我把新同事觀察了一個遍。忽然門推開了,一個美麗的少婦走了進

來。



張姐一見就對我說:「小劉。這位是沈念茹,也是我們科的同事。」然後又

對少婦說:「沈,這是新來的小劉,你們認識一下。」



我站起身,「沈姐你好,我是劉程。」



沈姐微笑著點了點頭:「你好。」手握到一起。哇,好滑好柔軟。



打過招呼沈姐走到她的辦公桌前坐下。她穿了一身淡藍色的無領衫,前面對

扣的那種,把她的上身包裹得更有形態。豐滿的胸挺拔而不顯其大。下身也是一

襲淡藍色的短裙,沒有穿絲襪,皮膚白得不得了。腳上是一雙窄帶的皮涼鞋,大

約只有三十六半左右。十隻翠玉般的盈趾從鞋中伸出,指甲上塗了淡淡的粉色指

甲油。噢!看得我險些衝動。



張姐回過頭來,「小茹。你老公還沒回來嗎?」



「嗯,都去兩個多月了。昨天打電話說今年還要年底才能回來。」沈姐淡淡

地說,聽得出語氣中有一點哀怨。



「唉,他也沒辦法呀,搞銷售都差不多,再過幾年他到了年紀就好了,就不

用常年在外跑了!」張姐安慰道。



「也沒有辦法,只好如此!」沈姐淡淡地說著順手打開電腦。



「哎?怎麼搞的,怎麼打不開呀?」沈姐忽然說。



張姐走過去看看,「好像是出問題了,哎呀,機修室的小張今天沒來呀!」



「那可怎麼辦呀?我這份表下午還要用呢?不作出來開會怎麼辦?」沈姐很

急的樣子。



「咱們這幾個電腦白癡哪會修呀?」馮說道。



「急死我了,我昨天都作得差不多了,再要重作怕時間不夠用呀?」沈姐的

臉紅紅地。



「讓我看看可以嗎?」我試著問。



「你會嗎?太好了,快看看是什麼問題?」



我又一次重啟了電腦,屏幕只出現了數據卻進入不了操作係統。噢!是係統

沒有檢測硬盤。進入CMOS,果然是的。我用手動將硬盤測出,再開機。一切

OK了。



「呀!真看不出小劉還有這一手呢?」張姐笑著說。



「謝謝你,多虧有你了。」沈姐笑著說,「中午我請你吃飯,表示感謝!」



「呵呵,我今天和大家第一次見面,怎麼能讓沈姐請客呢?這樣,中午我請

大家吃飯,就當認識一下,大家能賞光嗎?」我笑著說。



「好呀!我們科裡又添了一個能人,而且是我們這的第一個男人,當然要慶

祝一下了!」張姐開玩笑地說。



又過了一周。這些天終於和同事們熟了一些。張姐呢是個熱心人,很爽直,

也愛說笑。李姐也很開朗,而且是個很前衛的人,雖然結了婚但還和我們一樣地

愛玩。馮呢?真的是個小女生,而且比我還小兩歲,感覺就是青澀一些,不夠成

熟。



沈姐是那種典型的賢妻良母性的女人,嫁給了一個跑銷售的老公,一個人常

年獨守空房卻把家弄得井井有條。說話也不是很多。但一張口先是有一股無限的

溫柔。呵呵,說起來,最讓我心動就是她了。當然,我可沒有囂張到敢貿然有所

動作的地步。



又是週末,我呆在家裡無所事事。忽然手機響了。接通了竟是沈姐:「小劉

吧?我是沈念茹!」



「沈姐,我是小劉。有事嗎?」我心裡一陣地激動。



「噢,你下午有時間嗎?我家的電腦出了毛病,想請你看一看。」



「噢?沒問題,我下午一點過去可以嗎?」我一口答應下來。



「嗯,好的,我家就在楓葉園2幢4單元,301室。下午我在家等你,謝

謝你!」



很容易就找到了沈姐家。按過門鈴,門打開了。哇!沈姐一身居家服出現在

我面前。一件隨意的低領衫,下面是一件粉紗裙。赤著腳,穿著拖鞋,頭髮還是

濕的呢!好像剛洗過。



「來了?」沈姐笑著把我讓進屋。



剛一坐下,先遞過一杯冷飲。「今天真熱!」



「噢!是挺熱的,沈姐,電腦在哪?我先看看吧。」



「在書房呢!我昨晚上網忽然就沒了聲音,下線後還是沒有。也不知是怎麼

回事,你先解解渴,不忙!」



我喝了一大口冷飲,「好了,先看看吧!」



沈姐帶我來到書房,房間很大,佈置得蠻有氣氛的。那種家的溫謦感覺對我

這個單身漢是一種吸引。



打開電腦。發現聲音的標誌都沒有了。「可能是聲卡的問題?」打開機箱。

呵!好多灰。



沈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什麼都不會,也不敢開機箱,髒死了!」



「沒事,把它們打掃一下吧,不然影響散熱!有小毛刷嗎?」



我把元件一個個都打掃了一遍。然後把聲卡拔了下來。回手去拿刷子不小心

把一張光盤碰落了。我忙低下腰去撿,不想沈姐也去撿,哇,沈姐的腳趾就在我

的眼前,那是何等美的十隻玉趾呀!理石般白滑的腳趾彷彿無骨一般伸展著,那

指甲上還有指甲油的遺痕,粉嫩的腳掌散發著誘人的幽香。我真想伸手摸一摸。

但理智還是壓製了慾望。



離我遠了一點,我拿不到,就坐起來,沈姐說:「我撿我撿,你不用管。」

彎著腰伸手去撿。哇!更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她的低領衫那低低的圓領根本遮不

住衣內的一切,沒戴胸罩的乳房清晰地印入我的眼中。不行了。我感覺身體在起

變化了。



「沈姐,我用下洗手間可以嗎?」我得找個地方躲下先。



「噢,好的。跟我來。」沈姐撿起光盤領著我向洗手間走去,「不好意思,

我剛洗過澡,想洗衣服,裡邊挺亂的,你別笑!」說到這,她的臉莫明地紅了起

來。



終於衝進了洗手間,反關上門,我打開水龍頭放出冷水來洗臉。擦了一下,

我隨意環顧四下,浴盆裡真的有一盆水,一試水溫還是溫的,「噢,她是剛洗過

澡呀,難怪身上有一種幽香。」



忽然我的眼睛定在了浴盆旁的衣籃裡。只見上面是一件粉色的體恤,但在邊

上卻隱隱露出一角白色。「是內衣!」一把掀開T恤,何止是內衣,還有一件白

色的棉內褲隱在下面。我感覺全身的血都在湧動,「是沈姐的內褲,而且是沈姐

剛剛換下的內褲!」



我把內褲拿到手裡仔細地欣賞。那是件很保守的樣式,棉布的。翻過來看,

天!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那內側的三角地帶竟然還有一些粘滑的液體,

「是沈姐的分泌物!」我只覺得好熱。



我把內褲湊到鼻子前,有一點微腥,一點淡淡地臊。我再也忍不住了,把整

個臉埋到內褲上,貪婪地舔吮著。稍有一點鹼鹼的感覺,有一點鹹,好美,這人

間的極品!



我的肉棒早都硬得不行了。我掏出他,一隻手用力的搓著。(我不會用沈姐

的內褲去包他,因為那內褲是我的美食。)我用舌頭將內褲上所有的東西都舔乾

淨,把所有的味道都吸收。



噢!不行了。一股無上的快感直衝我的神經。我射了!射了好多,除了手

上,還有一些落到地上。我忙拿起一張紙小心地將它們擦淨。扔到馬桶裡開水沖

掉。然後又坐了一下,站起來再用冷水好好洗了臉才走了出去。



「劉,你很熱嗎?要不要我把空調再開大些?」沈姐關切地問我。



「噢,不用不用,我只是口有點渴了。」我掩飾著。



「那我再給你拿冷飲去!」沈姐起身說。



「不用,不用,我不太喜歡喝汽水,再說我洗把臉也就好了。」



「汽水是不太好,這樣吧。你先坐會,我下樓去買點冰點回來吃吧!」



「別麻煩了,沈姐。」



「不麻煩,正好我冰箱裡也沒有了,總是要買的。你就在家等吧,我馬上回

來。」不管我的阻擋她起身下樓了。



我平靜下情緒又繼續我的工作。再次裝上後,我發現原來是聲卡的接觸有點

問題。弄好之後,重新將聲卡驅動起來,打開聲音播放器,好了!我輕輕一笑。

對了,上網試試。看是不是和網卡有什麼衝突?我熟練地連接到互聯網。隨手打

開了QQ想看看有沒有網友在線。沈姐的QQ竟然是保留密碼的?直接就彈了出

來。呵呵,不出所料,沈姐的網友都是男的,就好像我的網友都是女的一樣。



忽然我有了個念頭,想知道沈姐都和網友聊什麼?於是我打開一個「孤枕難

眠」的聊天記錄。



哇??!!竟然……



原來平時端莊文靜的沈姐在網上和男人聊的竟然是……我最常玩的「網絡性

交」。太驚訝了!那一段段足可以勾動慾火升騰的話語。真難想像是出自沈姐之

手。



「劉,你在幹什麼?」一個聲音差點嚇死我。沈姐已經不知何時站在我的後

面。



「對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沈姐……」我吶吶著。我猜當時我的臉紅

得一定夠燦爛的。



「劉,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沈姐的聲音也是那麼細小與無力。



「什麼?」



「別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行嗎?」沈姐的臉紅得比我還可愛。我忽然有一

種被依賴的感覺。



「沈姐,你放心,我不會說一個字的。」我很坦誠地說。



「坐下,我們好好聊聊好嗎?」沈姐簡直是在求我。



「我和老公結婚都四年了,那是我還小,不太懂男女間的事,他在我們結婚

第二年就出差到外地駐外去了。每年只能回來那麼三五次。而且也都是十來天。

我們沒有要孩子,可是隨著年齡增大,我的寂寞一天比一天多起來,一個人的感

覺好孤單的。但我不敢亂來,我怕被人家笑。所以只好上網,直到有一天在成人

聊天室裡認識了幾個網友,他們不要求我見面,只是在網上。我覺得也沒什麼出

格的,就一直和他們在網上玩……」



沉默!沈姐的眼裡隱約閃出一些晶螢的東西。



「沈姐,你別這樣。沒什麼的!真的沒什麼的!我也常在網上玩這個,這個

太平常了。只是我覺得沈姐你這樣不是對自己太苛刻了嗎?你是個正常的女人,

必然有正常的生理需要,難道結了婚就一定要死守什麼貞潔嗎?其實肉體上的背

叛或者說是另覓新歡並不是什麼大事,人都是有好奇心的。難道相愛的人卻不能

讓對方快樂反而讓對方終日痛苦這是愛嗎?我覺得精神上背離的不道德要遠大過

於肉體上的背離。夫妻間最重要的是感情的相融與忠誠。」



沈姐抬頭看著我:「劉,想不到你竟然可以說也這麼有意義的話,雖然我不

敢全贊同你,但我隱約覺得你說的是對!」沈姐那嬌羞無助的眼神讓我有一種想

關愛的感覺!



我輕輕拉著沈姐的手,「沈姐,我只是說的事實,你這麼年輕就每天受寂寞

之苦真的很不公平!



「謝謝你,劉,真想不到你這麼善解人意!」沈姐低頭說著。



「我不要求你什麼,我只是想替你解去孤單,我不要你的感情。只想作你的

朋友,可以嗎?沈姐?」我緊緊地握著沈姐的手。



「嗯,這……」我看她並無反對的意思,一把將她摟到懷裡,嘴唇一下壓到

她的嘴唇上。



「嗯……」沈姐輕輕地推著,但她說不出來話。一個長吻。我又將嘴輕輕吻

到她的臉上,吻她長長的睫毛,吻去她的淚珠。然後輕輕吻著她的耳朵,沈姐的

呼吸變得急促了。



我的雙手慢慢地伸到她的胸前。隔著衣服輕輕揉搓她的乳房。好柔軟啊。慢

慢地我幫她把衣服脫下了。「抱我到床上。」沈姐低聲說。我把她放到床上,此

時的沈姐上半身已全部裸露在我的面前。那對堅挺的乳峰白嫩得讓人眩目,兩顆

小巧的粉色乳頭羞怯地陷在乳尖中。



「沈姐,你真美!」又是一個長吻。我的雙手輕輕地撫摸她的雙峰,那種感

覺讓我有一點母愛的回憶。



我順著沈姐的臉輕輕向下吻著,白淨的脖子上留下我的絲絲唾液。我的嘴唇

在沈姐的豐胸上輕吻著,沈姐微微閉上眼,任由我親吻。她的臉好紅,呼吸好急

促。我的雙手輕輕在乳尖上劃著,繞著乳頭劃圈。「好癢,別別……」沈姐嚶嚀

著,漸漸地沈姐的乳頭硬了起來,好美妙!我用嘴唇輕輕地夾住一顆。



「啊…」沈姐的反應強烈起來。我輕輕地用嘴唇磨著那粒鮮嫩的乳頭,它在

我嘴裡越來越硬,我索性把它吸到嘴裡,用舌頭舔著,吮著。



「啊……癢……癢啊……別……」沈姐呻吟著。雙手輕輕地撫著我的頭,好

溫馨。我的一隻手握住沈姐另一隻乳房揉捏著,一隻手順著沈姐的胸部向下撫摸

著。



只有一條可愛的內褲了。我隔著內褲輕輕地揉著沈姐的小穴。



這下沉姐更興奮了,「噢……好……好…舒……服……」我把嘴中的乳頭吐

出,又將另一隻吸入嘴裡吮著。而手則輕輕把沈姐的內褲褪下。輕柔地撫摸著她

的小穴及那些柔軟的毛。



「啊……啊…真……好好…」沈姐不住地呻吟著。我輕輕地離開她的身體,

她睜開眼眼好奇地看著。我跪到床邊,輕輕抬起她的腿,兩隻夢寐以求的玉足就

在我的眼前了!



我低下頭吻著她們,沈姐很奇怪,但癢癢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地咯咯笑起來,

我撫摸著她的玉足,好像兩條活躍的小魚,她們亂蹦著,我把一隻腳放到我的臉

上,有股淡淡的幽香沁入心底。我將一隻玉趾含入嘴裡,好美的味道!我賣力地

吸吮著。然後是另一隻,腳趾縫我當然也不會放過,仔細地舔啜著。



沈姐的聲音已由笑聲變成了一聲聲呻吟了:「啊……好奇…怪的感覺……好

……好好舒服…很癢…啊…怎麼會這樣?…下面…好…濕……好漲……」她的手

忍不住自己伸到乳頭和小穴揉搓著。「沈姐是不是常自慰呀?」我不禁聯想到了

洗水間裡的那條內褲。



十個腳趾我都舔遍了,我的嘴又順著沈姐的玉足向上吻去。終於,我的嘴來

到了她的小穴。好美呀!一條窄緊的粉紅肉縫。已淡淡地泛出水漬,柔軟的陰毛

早被分到兩邊。一小顆肉粒已悄悄地勃起了。淫糜的陰唇彷彿期待似地微張著。

一絲女性特有的味道令我的肉棒又漲大許多。我伸出舌頭輕輕在肉縫邊舔著,一

股鹹鹼的味道是那麼的熟悉!



「啊……」沈姐長長地呼了口氣,我更加努力地舔著,「好…美……好,向

裡……向裡…再深……點…啊……」她盡情地呻吟著,一股股的淫水從小穴裡溢

出。我當然不會浪費,全部收到嘴裡嚥下。



她的陰蒂更加漲大了好像一顆小櫻桃,倔強地挺立在陰唇上緣。我伸出舌尖

輕輕觸動它,「啊……啊…啊……不…不…行…別…」沈姐的呻吟立刻激烈了許

多,身體也不住地挺動著。我將舌頭整個伸入她的陰唇內側,攪動著,舔啜著。



「啊…好…不……啊…棒……噢…」我猛地張開嘴將整個陰核含入嘴裡,粗

糙的嘴唇磨擦著嬌嫩的肉粒讓沈姐產生了更大的刺激。



「啊…不……啊…行……快了……噢……」我用力地吮著著她的陰核,彷彿

嬰兒吸吮乳頭一般。



「啊…不行了…噢噢噢……不…來了…啊噢……」沈姐激烈地抖動著身體,

忽然一股濃濃的體液從陰道深處奔湧而出,「噢……來了…我…洩了……」我用

嘴緊緊地貼住她的陰唇,將陰精全部吞入嘴裡嚥下。



沈姐喘息著。「還好嗎?」我俯到她的耳邊輕問。



「嗯…用你的…進來好嗎?」她低低的聲音,一臉嬌羞。



我輕呼著她的耳朵故意逗她:「什麼?要什麼?」手則在她的陰唇上輕輕磨

著。



「噢…討…厭…你的肉…棒……快,又…要。」



這回我再也不能忍了,握住我早已硬得生疼的肉棒直奔她的陰唇。



由於剛才她已來過一次高潮所以小穴濕滑無比,但很奇怪她的小穴竟然還十

分地緊,我一點點將肉棒塞入,剛一半她就不行了,「噢…慢…點…太大了……

漲……噢…」



我於是俯下身輕輕舔弄她的乳頭,一隻手則沾上一些她的體液輕輕在她的屁

眼外劃著,這一刺激果然讓她更加興奮,「噢…別…在那…噢…癢啊…怪怪……

別再劃了…」



我的肉棒依舊不動,但那緊箍的感覺真是妙極了。我又沾了點淫水試著將一

個手指輕輕探入她的屁眼。「噢…不要…不…」她激動地扭動著。我來回地抽動

著手指,她的屁眼好緊,但由於有了潤滑終於一個手指可以伸入了。



「啊……天……不…啊…噢噢…噢…」她忘情地呻吟著。順勢我將腰一挺,

肉棒整個沒入她的小穴中了。濕滑柔嫩的穴肉將我的肉棒包裹著那種感覺真不是

筆墨可以形容的。



我的手指又開始輕輕抽動,「啊…太美……啊…噢…動啊……」我抽出手指

開始挺動腰部。「啊…啊…輕…些輕…」沈姐呻吟著。



有了充分的潤滑當然不會太費力。我自由地抽動著。雙手則握住她的兩顆乳

房揉搓著。「噢…好…好……好……」她的呻吟聲已明顯帶有享受的感覺。由於

剛才在洗手間已射出一次,所以我的耐力相當好。



抽動了一會感覺沈姐已在向高潮進發了,「噢……好美…噢…不…又要…來

了……」我不想這麼快結束,就放慢速度然後將肉棒抽出來,沈姐很奇怪地看著

我。



我輕輕地問:「我們試著從後面來怎麼樣?」



沈姐的臉紅得不行,「我…沒試過呀,行嗎?」



我輕輕把沈姐翻過身,讓她跪到床上。她那美妙的陰唇此刻已正對著我的肉

棒了,我用手指輕輕將兩片陰唇分開,然後將肉棒又緩緩送入。「啊……太漲…

啊…漲啊…」沈姐的呻吟聲又提高了一度。我將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小穴中,好

美啊,真爽極了!我抽動著肉棒雙手從下面握緊她的兩乳,用力,用力。



沈姐的反應更大了,「親愛的…啊……你真好…好……用力呀…美死姐……

姐了…啊…想不到…這麼美……噢…噢……」



「姐…好不好啊?弟弟好不好?啊…」我故意問她。



「好…你是我親弟…太好了…弟弟的肉棒……噢…姐要飛了……啊…噢…姐

飛……用力……啊……」



也許是在網上沈姐常聊這些吧?她的叫床真的很棒!



「啊…不行了……姐要來了…啊…不行了……」我也無法忍受這種刺激了,

猛干幾下,一股精液激射而出,「我也射了…」



「我來了,啊…不行…來了……噢…」沈姐被我的精液一淋再也挺不住了,

濕暖的陰精也再一次湧出澆到我的龜頭上,爽死了!!



我們一起趴到床上,擁抱著。我輕輕地說:「沈姐,你還好嗎?」



沈姐低低的聲音說:「謝謝你,我好極了,好久沒有了,真是太謝謝你!」



我又一次想挑動沈姐:「姐,你嘗過精液嗎?」



「沒有,我從不讓老公在我嘴裡射精。你想讓我吃你的嗎?」沈姐問。



「噢,其實精液很補的,還可以養顏,不過你不願意不要勉強!」



「沒事,我可以第一次試試!」想不到沈姐對我這麼好。



我於是起身坐起,將已軟垂的肉棒送到沈姐的面前。沈姐稍稍猶豫了一下還

是將它含到了嘴裡,其實剛剛射出哪裡還有精液呀,不過是粘上一些我們兩人的

精華罷了。沈姐用她溫柔的嘴幫我一一清理乾淨,哇,這種感覺真是太美了,我

也俯下身將嘴湊到她的小穴上為她清理,雖然有一些我的精液但我也毫不在意將

溢出的東西全部吃下。這時我感覺肉棒又在變硬了。



沈姐吐出我的肉棒:「好了,別來了,不然又想要了,你太年輕,太累了對

身體不好,我們以後有的是機會。」語氣儼然一個嬌柔的妻子。於是我又回過頭

給了她一個長吻。「去洗個澡吧!今天就到這吧?」她柔柔地說。我也是真的累

了,就起身走向洗手間。



從這以後,我的單身生涯中就多了一位夥伴,當然我很尊敬沈姐,從不勉強

她,每次都是她約我。我們信守著我們的承諾:「只作夥伴,不涉感情。」她和

她的老公仍舊過著牛郎織女的生活,但聽她講感情一直還不錯,而她等待的就是

兩年後她老公可以不用駐外了。



無數的日子過去了,多少曾經的至愛與荒唐到今天都化成一場春夢。不知夢

醒之後又當如何面對今後的人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