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30岁的女人更有味
30岁的女人更有味

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一个较大的国家事业单位。在严格的治理和??
封闭的工作环境中,我煳里煳涂地过了两年,象每个普通男人那样,??
走着一条经人介绍,恋爱、结婚、生子的老路。性生活方面也是平淡了。那年春天我们刚上了一个新项目,一天早晨刚进办公室,主任向我们介绍了新同事——晶。??

 晶的年龄大约三十三四岁,身高有一米六六,皮肤很白,头髮和服装都很讲究,是精心修饰过的,她属于那种很打眼的女人,见到她,你不由自主的要看她几眼。??

 大家纷纷上前和她握手寒暄,晶有几分矜持地和大家緻意,我觉得她有点冷,就沒上前与她招唿。后来我听办公室里的同事们背后议论才知道,晶的老公是军队里的一个高干子弟,上下班经常是车接车送,怪不得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

 随着项目的展开,我们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她的办公桌在我的斜对面,后来我发现她有时似乎无意地瞟上我几眼。那时我对女人的熟悉还很肤浅,还停留在欣赏青春小姑娘的水平,对晶这种成熟型的女人沒接触过,但每当见到她高挑丰满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的时候,心底里总会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有一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我和她正好在办公楼的门口遇上。互相点头招唿后,她问我:“你住在单位的宿捨吗?”??

我说:“是啊。”??

她说:“那你上班很方便哪!”??

我说:“主要是下班回家方便。”??

她笑了起来。??

 上楼的时候她走在我的前面,也许是我有意让她走在前面。上楼梯时,我的眼睛完全被她丰满圆润的屁股吸引住了。??

晶是个典型的妇人型的女人,屁股较大,很圆,翘翘的,走起路来屁股有几分颤抖,十分诱人。当时这个浑圆丰满的大屁股近在咫尺,随着上楼梯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我的心跳加速,嘴里发干,真想抚摩那触手可及的两个半圆的肉球,女人的屁股这么美,这麽能激起我的慾望,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从那以后,晶在我心里的位置起了很大的变化。??

几天后,我们又去参加义务植树。各单位的人分片包干,我们的任务是为苗圃平整地面。??

 晶在我前面弯腰平地,离我不超过一米。当时天气已经很暖,她那天穿了一条单裤,布料很薄,撅起的屁股轮廓十分明显,清楚地显露出她里面穿了条窄窄的三角裤,裤衩边嵌进屁股的肉中,两个半球现出两道沟,又好看又好玩。??
,我当时的沖动就是沖上去抱住她肥润的屁股好好亲一亲,真想看看她光着的屁股是什么样子。??

 初夏的一天,我们到用户那里去谈事儿,去时是自行前往的。谈完后对方很热情,非要用车送我们,因车小人多,结果一辆小轿车里挤了五个人。主任自然坐在前面,我们四个人挤在后座。??

不知为什么,晶看到我坐在左侧,她绕了一下,也从左侧上车,坐在了我的身旁。当她挤坐在我的身边时,我感到自己的心突突直跳 ??


其实天气并不热,但我似乎已经出汗了。她上车后并沒有跟我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象是无意似的靠在了我身上。她的肩头很美,浑圆丰满,柔软异常,那种舒适感令我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

 随着车轮的颠簸,我们的胳膊经常碰在一起,她的皮肤白皙润滑亮,象蹭在绸缎上。我终于忍不住,借着汽车的晃动,加大了蹭靠她的力度,她似乎沒有察觉,一点都不躲闪,还把衣领拉了拉,露出了小半个乳房,当然,只有从我这里才能看到。??

 就在我心猿意马,胡思乱想的时候,汽车急刹车,我们不由往前一沖,她的手一下就抓住了我的手,我就势也握了住她的手。??

 汽车又开动了,我实在捨不得放手,她也沒有抽走的意思。她的手很柔软,似乎沒有骨骼,握在手中十分受用。我偷偷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两眼望着车窗外,好象手不是她的。但当我加大力度的时候,她也回捏我一下,表示她知道我的意思。??

就这样,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直再沒松开,胳膊也是肉挨肉亮的紧靠在一起。下车时,她紧紧地握了我的手一下,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的心中既甜蜜,也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失落感。??

 以后的两三天里,工作内容多,大家都很忙,我竟然找不到单独热和她说话的机会。而她也很沉得住气,象什么也沒发生一样,和其他人有说有笑,对我只是在別人不注重的情况下,意味深长地看上一眼 ??
每当这时候,我的心都会一阵乱跳,脸上甚至会发烧。??

我心中嘲笑自己,怎么像个初恋的中学生?可看着晶那丰满的胸脯,浑圆的肩头,和翘翘的、又圆又大的屁股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的心中布满了慾望,小弟弟会忽然竖立,弄得我只好赶紧坐下或转过身去。??
终于在第四天,我去上厕所在走廊里碰到了她。我知道她天天中亮午的午休时间只能在办公室里度过,而现在是夏季作息时间,午休有挝两个小时。我迎着她,直直地看着她,心跳得厉害。她也静静地看着我,并不说话。??

 我口干舌燥,声音都变哑了,急急地说道:“中午到我家去好吗??
她似乎有些迟疑,稍微考虑了一下,问道:“你住几号楼?”??

我急忙说出了地址。??

这时走廊那边出现了人影,她不置可否地向办公室走去。??

 等我回到了办公室,她却不在里面,一直到下班前也沒见她的人影。我心急如焚,什么也干不下去,还沒下班,就借故熘走了。回到热家,草草吃了两口东西,开始了焦虑的等待。这是个难熬的时刻,我贩聚精会神地听着楼道里的动静,一有点声音就跑到门旁边,就这样一分钟一分钟地等待着。??

 终于,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我判定是她,因为她上楼的脚步很重,为此別人还和她开过玩笑。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有几分迟疑 ??
。我迅速地打开门,只见她脸若桃花、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前,看得出乙她有些紧张,又有些羞涩。我急忙把她请进门来,两人站在客厅里,一时都不知该怎么做。??

我说:“我给你倒点水吧!”??

她点点头。??

 我把水端来的时候,她正在看橱柜上摆放的照片。我把水放下,实在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情,把手扶在了她磙圆的肩头上。她沒有躲闪,也沒有回身。她浑身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头髮还有些湿,我的心跳得厉害,把头俯下去,轻轻地吻着她的脖颈,当我的唇触到她滑润的肌肤时,我的心完全醉了。她的唿吸急促起来,靠在了我的身上 ??
我把她扳过来,两人略一对视,就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我们怎么吻到一块儿的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头脑中一片混乱,感觉到她的唇很湿润,很软,舌头在我口中热切地探寻着,她的腰背很丰腴,手感极为舒适。我从沒被一个女人这样吻过,抱着她温软的身躯,我的鸡巴硬得把持不住,狠狠地顶在她的小腹部,牵得舷我小腹隐隐作痛。她也很激动,气喘吁吁地在我耳边说道:“我们坐下吧,我站不住了。”??

 我们一边吻着一边坐在沙发上,我的手从她的衣服下边伸想摸摸那梦寐已久的乳房,她戴了个薄薄的乳罩,我隔着那层薄布摸到了那团软软的肉。??

 她亲了我一口,说:“来,让我把它解开。”说着很利索的解开怂了衣扣和乳罩,并褪了下来。她那一对雪白的乳房呈现在我的眼前,她把乳房朝我面前挺了挺,说道:“给你,摸吧!”??

她的乳房不属于很肥大的那种,但由于人长得丰满,乳基很大,贩圆圆的,很好看。乳头很小,象一颗樱桃,希奇的是一点不黑,呈现粉红色,乳晕也不大,十分美妙。??

 我贪婪地摸着、吻着,不停地吸吮、裹舔着乳头,一只手则勐烈照地抓捏、摩挲着另一只乳房。晶也十分的兴奋,她脸色潮红,发出阵阵呻吟,一只手隔着裤子抓住了我直挺挺的鸡巴,并不停地捏着。??

 我的浑身像火烧,只想拼命地亲她、吻她、挤压她、揉搓她,而屯她浑身软得像沒骨头,我明白了什么叫柔若无骨,她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我,并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我想躺下。”??

 我们俩相拥着走向卧室,我拉上窗帘后,三把两把就脱掉了衣裤热,然后挺着鸡巴站在那看着晶脱衣服。她把衣服仔细地搭在椅子上,然后毫无羞色地解开裤子,脱下也搭好。??

她的两条腿很白、很丰满,穿着一条小小的粉红三角裤,当她脱下小裤衩之后,整个玉体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晶的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腰腹十分丰腴,每个部分烫都是圆润的曲缐,阴阜十分饱满,稀疏的阴毛遮不住鼓鼓的阴庭,两栽条大腿较粗,站在那里两腿之间沒有一点缝隙,膝头圆圆的,小腿很匀称,脚也很秀气,总之,她的身体很像欧洲古典绘画中的贵妇人。??

 我站在那里欣赏着,眼中流露的神色肯定是想把她一口吞下去。#这时她才略带羞涩地对我说:“生过小孩后,肚皮有些松了。”说完,她躺在床上,叉开双腿,看着我:“来,趴上来吧。”??

 我当时两眼冒火,激动之下身体竟有些颤抖,急忙爬了上去,压换在她那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哦,真软哪,我的肢体触摸的都是温软柔滑的肉肉,那种滋味有点像腾云驾雾。??
我吻着她的乳头、肩头、脖颈和嘴唇,她闭着眼睛舒适地呻吟着破象发情的母兽吼叫般的呻吟:“哦……哦……”她的眼神迷离,象哭泣般地叫着我的名字和喘息着,两手不停地摩挲着我的背部和胸部。??

我的鸡巴硬的要爆炸,龟头不知怎么搞的就进了她那湿滑温软的哪阴道里,我觉得鸡巴插进了一个热腾腾的泥潭里,里面是那么温软,那么滑润,那么宽松,一点阻力也沒有,我在她的屄里肆意地搅动?这种情景太刺激了,我从未想到一个女人在做爱时竟会这个样子,加上本来就紧张,感觉像是在做梦,结果沒几下就射了出来。这下我有点傻眼了,又懊恼又羞愧。??

她似乎不知道我已经射了,继续呻吟扭动着,后来发现我不动了??
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她笑了起来,抱着我的头亲了亲:“哦,你可真快。”??

我羞愧地说道:“怎么办?你还沒有舒适。”??

哪她抱着贴紧我:“沒关系,刚才有几下我很舒适,也来了一次。哪??
你的真粗,比我丈夫的大。”??

 我的心情伸展了许多,便抱着她抚摩起来。由于激情和紧张都过去了,我可以从容地观察和享受这个成熟女人的一切。??

 晶的皮肤白皙,每个部位都丰腴圆润,手感柔软滑腻。她告诉我妹下班前洗了个澡,怪不得我沒有见到她。她的肩头很美,腋下竟然无妹??
汉毛,我问她是否剃掉了,她说天生就这样,我这才发现她身上的汗毛很细,阴毛也很稀疏,根本盖不住饱满的阴阜。阴道粉红,很鲜嫩,不象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我摸捏着她丰满的屁股说:“你的身子可真软,趴在上面像是趴在一个棉花包上。”??

她笑了笑:“你怎么和我丈夫说的一样。”??

 她告诉我,她丈夫比他大十岁,对她看得可紧了,生怕她有什么外遇或跑了,“其实我从来也沒有这种想法,可见到你以后,尤其见抖到你那种目光,心就动了,不知怎么就想让你亲,让你抱。”她在我耳边柔声说着。??

“我是什么样的目光?”我笑着问。??

 “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而且毫不掩饰。”她亲着我:“让你吻的??
 我发现晶很会和人相拥而卧,她紧紧地贴着你,浑身每一寸肌肤都与你紧密接触,身体柔软无比,象包着一团棉花,令人与她难捨难分。??

她的小腹很丰腴,大腿略粗,并拢后沒有一点缝隙,连阴道都看不见了,丰满的呈现一个Y型,摸着这丰腴的肉体,温软滑柔,手感十分美妙。??

她的手指修长,手很白,也很软。她抓住我的鸡巴玩弄着,说: ??
“你的这个怎么会这么大,刚才好粗哦!”??

说着,伸出舌头来舔我的乳头,柔软的手也上下搓弄我的鸡巴。我的感觉象电流通过,浑身麻麻的、痒痒的,我这才知道男人的乳头也是性兴奋区,而且十分敏感。??

在她的爱抚下,我的鸡巴一下就硬起来了,直挺挺的傲立在那。她看着我笑了:“还是年轻,这麽快就又能干了。” 她抬起身子,低头亲了亲我的鸡巴,然后跨坐在我的上方,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向下坐去,我感觉鸡巴忽的一下就被一团柔软的滑润的肉包住了,原来她的阴道早就湿湿的了,后来我还发现,她的阴道总是湿湿的,她说我一摸她就会出水,一个拥抱也会使她潮湿起来。她把我的鸡巴吞汉沒后,开始上下动了两下,我把手扶在她的腰部,真是十分受用。她忽然趴在我的身上,阴道开始耸动挤压我的龟头,而且越来越快,她的腰部一挺一挺的,阴道不停的收缩耸动,很有节奏和技巧,也十分有力,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后来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就象干力气换??
活一样喘着粗气,发出“呜呜”的叫声。??

 我又惊异又兴奋,从来沒享受过这么美妙的性交,也沒见过在床上这么疯狂的女人,当时甚至有点害怕。只见她脸色潮红,头髮也乱了,流着汗水,两个大白乳房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我万万沒想到一个平时挺矜持的女人也可以如此淫荡,如此狂放,这种刺激和惊喜无法用语言表述。??

 她的阴道就像一张嘴,不停地吞吐抚弄着我的鸡巴,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口交也很有技巧,原来一个女人也可以这样“操”男人,而且让男人这么舒适。??

 忽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龟头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她紧紧地抱着我,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我也一阵酥麻,头脑一阵晕眩,两手紧紧地扒住她的两扇肥屁股,鸡巴用力向上顶,精液喷射而出。这一次,我们两个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过去后,她趴在我身上沒有动,我也四肢无力,膝盖以下都沒有知觉,这是我从不曾体验过的性交带来的快感和享受。我们相拥着沉沉睡去……??

等我们双双醒来的时候已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只好起身简单洗洗,她穿衣时我一直在摸她的乳房,她也让我摸着一直到出门前才扣上扣子。我俩紧紧拥抱吻別,她的嘴唇软软的,接吻也很有技巧,弄得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

 第二天中午时分,我自己吃完午饭正在洗碗,忽然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后竟然是晶站在门外。我又惊喜又希奇,上午上班的时候我们见了一面,她沒什么表示,然后我就去联系工作的事了,沒想到她却自己跑来了。??

 她进门扑进我地怀里喘着气说:“昨天回去后,我们的事老在我脑子里转,今天我要不见见你简直就不行了,刚才在办公室我根本就呆不住,就自己跑来了。”??

 我吻着她:“这我可求之不得。”说着我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解开了她的乳罩,开始进攻那对肥软的肉球。??

 进了卧室,三把两把我们已经赤裸相对,我抱着她那丰满柔软的肉体,两手不停地摸捏着肥白的屁股,低头吸唆着她的乳头,她把头向后仰,开始呻吟。??

我把她放倒在床上,沒费劲,暴着青筋的鸡巴已经滑进了她早就湿淋淋的阴道里。生过孩子的她的阴道不是很紧的那种,但实在是太舒适了,宽松滑腻,插进去一点阻力都沒有,在里面肆意抽插搅动、纵横驰骋、随心所欲,十分过瘾。??

 由于有昨天的经验,对她的叫床声已不再惊异,只是十分刺激,加上她的肉棉花一般的身子,有一种沉浸在肉慾的海洋中的感觉。我使劲地抽插着,耻部和她饱满的阴阜相碰,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她的阴水极多,插进去会发出象是赤脚踩进泥里的“叽咕”声,再加上她的叫床声,那种刺激无法形容,结果我又提前洩出了。??

 这次她也有了经验,把身子向下挪了挪,把我的鸡巴擦拭了一下,就开始为我口交。??

我这是第一次享受女人为我口交,她把我的鸡巴含住,用一只手辅助,先慢后快地套弄起来,她很有技巧,舌头很厉害,又搅又舔,重点是龟头,每次几乎都把鸡巴连根含入,柔软的手也跟着上下套弄,力道恰到好处,弄得我心中像有根羽毛在轻轻抚弄,沒几下,她看看差不多了,就迫不及待地跨坐到我身上,把鸡巴对准阴道,屁股一沉,大鸡巴已经吞进她的屄中。于是,她又开始耸动挤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