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網友穎姐
網友穎姐

我剛畢業還沒什麼工作所以經常上網聊天,但是不怎麼和年輕女孩子聊,就喜歡和30多歲的少婦聊天。和她們在一起聊天可以暢所欲言,什麼都可以聊,有次我在玩QQ麻將時遇到個女網友,閒著沒什麼事情就和她聊了起來。通過短時間的接觸我知道她叫宋穎,今年32歲,兒子在少林寺學武術,老工是個業務員經常要出差,所以家裡就她自己。天天除了上班就是上網。所以她的QQ等級很高。慢慢的我們無話不談,但是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隻是偶爾通一下電話,從和她交談得知我們就在一個城市,我要求和她見面她就是不同意,她說怕上當真是氣死我了,我問她我能騙她什麼,她說它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同意。還是在網絡上交往吧,她說我比她小,就讓我叫她做穎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她老說我是小孩子,天天叫我寶貝,小乖乖什麼的,那天我和她聊天她一口一個小乖乖的叫我,我急了,順口說出我不小了。尤其是下面,要不你試試,誰知道她罵我流氓,我說我就是流氓,我流你那裡了,她讓我滾,說以後不理我了,我說不理就不理,離了你我就不玩女人了?從此我們就在也沒說出話,直到我參加工作。



??我老爸是工人,我家裡面沒錢沒權,況且我學歷也不高,所以隻能幹苦力,通過朋友介紹我在一家賣升降曬衣架的專賣店安裝升降曬衣架,這個活不怎麼累,天天要去好幾家安裝,那天中午天氣很熱,老闆讓我去龍成,香謝裡小區安裝曬衣架,我騎著我那輛破的不能在破的自行車一會就到了那個小區。找到36樓2單元。我在樓下按了601的門玲,一會對講門就傳出個女性的聲音,我聽了有點耳熟,我對她說我是來安裝升降曬衣架的,她說道你上來吧。說完就把門給我開開了。說真的,那天實在太熱了。所以我也沒注意女主人的長相就進屋了,一進屋我高興壞了,你們猜為什麼?告訴你們把,她家開著空調,屋子子裡很涼快,我在屋裡打量了一下,就女主人一個人在家上網,別的一個人都沒有,女主人手裡拿了一瓶可口可樂走到我面前說,小師傅,不要著急工作,先坐下來喝口水休息一會。我說謝謝大姐,然後就坐到她家的沙發上和她說話,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女主人的長相。

? ?

??我發覺她長的真漂亮,身高1。65,鵝蛋形的臉,眼睛大大的會說話,其實不用看她的身材,那雙眼睛就很性感,雖然她的身材無可挑剔,平直光潤的肩膀,不粗不細的脖子,一頭平直順滑的長髮。胸部發育得近乎完美。她的腰雖不算盈盈一握,她坐我的對面,穿著一件V字領的T-shirt,是chanel的(女孩子相信沒有誰不認識這個牌子),下身穿著一條開衩裙,大腿渾圓豐盈雪白,小腿又直又長,使她顯得氣質不凡。看的我的雞巴馬上硬了起來,我趕緊往別處看,好不容易雞巴才軟下去,我說大姐,我去幹活吧,她說好啊,有什麼我能忙你的嗎,我說你就給我遞一下東西就行。然後我就幹了起來,她沒什麼事情就蹲在地上看我拿來的曬衣架,誰知道春光外謝,恰好讓我看到她的蕾絲內褲,她穿的那條內褲實在太小了,有好幾根陰毛從內褲裡面漏了出來,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誰知道恰好讓她看見,她的臉蛋馬上紅了起來,站起來就去客廳了,一會我的工作幹完了,讓她簽名字,她簽完以後我看了一下,原來她也叫宋穎,我心想,難道她就是穎姐,朋友們也許又該問了,難道你和穎姐以前沒見過嗎,對了,以前我們確實沒見過,在網上她也不和我視頻,我收拾完東西準備走,宋穎說小師傅你懂電腦嗎?我的QQ上不去了,我說我看一下,她說謝謝,然後背轉身去開電腦。我在她身後肆無忌憚的欣賞著被她豐滿的臀部隆起樣子,我很想撫摩一下,這個時候鼠標被她地下了,她去撿我一直在她身後,此時不知哪裡來的力量將我往前推,我假裝絆了一下,沖到她身上,可能用撲比較準確,順勢將手在她的臀部上按下去,我感覺到那道深深的溝,手幾乎是嵌進去了,我就勢順著她的臀溝往上抽手,天哪,絲綢的感覺簡直就像撫摸她的肌膚。

? ?

??她猛地回頭,帶著責怪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見我是無意的,也沒在意,整了整衣服。電腦打開了,我仔細一看,QQ客戶端壞了,我就幫她從新安裝一下就能上去QQ了,我一看果然她就是穎姐,就問她你還記得我是誰嗎穎姐?我是XXX,她說真是好巧啊,我說是啊,我說穎說我好想你,接著就去擁抱她,她一下掙拖了,說你不要這樣,我不聽她的走過去從背後一把摟住她的腰,將硬邦邦的下體緊貼在她高聳的豐臀上。她吃驚不小,拼命用手掰我的胳膊,想掙脫。我緊緊地抱住,並將嘴貼近她的耳根,輕輕的咬了一下,她的身子顫抖了,同時嘴裡發出壓抑的悶哼,並左右猛擺,想掙脫我。我用力將她壓在牆上,使她面朝牆壁,一隻手將她的雙手緊緊扣住,並上伸壓在牆上,另一隻手隔著薄如蟬翼的內衣滑向她的胸前,那兩個乳房在我的揉捏下,彈跳著一會兒並攏,一會兒分開,並隨意變換著形狀,我已經無法控製手上的力量。她的聲音帶著哭腔,哭喊著:“你幹什麼……別……啊……”她家住最高一樓,隔音玻璃,我不擔心她的哭喊會被人聽見,於是並不停止。我湊到她耳邊,用喘著氣的聲音說:“我知道你老公在外地,你不寂寞嗎?你這麼性感,你不知道你對男人有多大的吸引嗎?你不渴望被男人寵愛嗎?……”還沒等我說完,她大聲說:“你放開我,我不想被人強迫,我……”話音未落,我用嘴封住了她的朱唇,強吻著她,當我的舌頭與她的舌頭糾纏的時候,拼命的吸吮,她隻從嗓子眼發出隱隱的哽咽聲。她越是掙紮,我越是將身體壓得更緊,我的手從她的胸前往下撫摸到腹部,即平坦又柔軟的腹部,伴隨著急促的呼吸,一緊一松,沒有多做停留就順著小腹向下面攻去,她掙紮的更厲害,但根本無濟於事,沒有任何阻礙的我插進她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揉弄她的密口。我將下身更緊的壓在她的臀部上,她為了躲避我的手加緊雙腿,並向後挺腰,我有說她的腰很柔韌嗎?我抹上她的腰,緊緊扣住,下面硬邦邦的我將她攔腰抱起來,帶到沙發背後,我將她壓在沙發背上,讓她上身前傾,腹部壓在靠背上,這樣她上身懸空,下身站在地上,而臀部被高高殿起,並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她無法使上勁,隻能無謂掙紮,我在她毫不防備的情況下,一把掀起她的裙擺,豐滿的臀部和渾圓修長的大腿幾乎讓我暈眩,她的臀部,那個圓圓的屁股沒有一點贅肉,很結實,從同樣豐盈的大腿根部隆起,是男人就像抱著她猛幹一場。“你放開我,我求你了,啊……不要……”這聲不要叫得我心頭興奮的發顫,因為,我正用幾乎粗魯的動作,扯下了她緊緊抱過雙股的內褲,一直扯到腳跟,扯的時候,她幾乎被懸空了。她的下身已經暴露無遺了。她用威脅口吻叫喊著:“你不許這樣,你幹什麼呀,我……我不會讓你污辱我的……嗯”恩這一聲是因為,我的手重重的按在了她的陰唇上,並上下揉捏,看來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本能反應還是無法抵擋的,但她馬上恢復過來“你想幹什麼”(你還用問?)“啊,你敢……”我再次伏在她潔白光滑的背上,在她的耳邊一邊輕輕吹氣,一邊說:“我也是無法控製自己,你太迷人了,你的屁股隻被一個男人插過你不覺得不值嗎?你的裸體還沒被人這麼侵犯過,你難道不想嘗嘗被男人強上的感覺嗎”(我故意說的比較露骨),她僅僅閉上眼睛,似乎這樣連耳朵也可以閉上,但是不行,她拼命搖頭,一面忍受我的侵犯,一面回避我的言語。我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並且我的大拇指順著股溝向上滑動,她知道目的地是哪裡,於是更加掙紮,我押在她的背上,手指不停,終於我的拇指滑到她的屁眼,她又猛地顫動了一下,嘴里長長的哼了一聲,同時狠狠地埋下頭,我知道她這裡很敏感。



??於是一面揉捏她的陰唇,一面按壓搓弄她的肛門,她快瘋了,不隻是興奮還是懼怕還是憤恨,一個勁的繃直身體,這使她兩半雪白的沒有一點瑕疵的屁股看著更結實。我及時湊到她耳邊:“舒服嗎?舒服就呻吟出來,還有更舒服的呢”她狠狠地盯著我,淚流滿面,剛想說話,我的手指撥開她的花瓣,糅進嫩肉,頂住了嫩芽,快速的撥弄,她隻能掙大眼睛,強忍。這時,驚喜來了,我感到她的小洞裡有東西溢出。來,剛才還不要,這才幾分鍾,就有感覺了。我帶著嘲弄的口氣輕輕說:“還不是小騷貨”,她羞辱的咬著嘴唇,但紅潮已經湧上雙頰。“不要,不要”的聲音斷斷續續,我將一直壓在她肩膀上的手將她的肩帶擼下來,她想抓住,我就用力將大拇指按進她的菊洞。她一松,很順利將裙子褪到腰間,她已經全裸了。這樣一個風情萬種的女人,,平時那麼高高在上,現在,赤裸著趴在我的身前……可想而知我受的刺激也不小啊,我迫不及待抓到她的胸前,托著雙峰邊遊走,邊上下抖動,我要讓她看到自己雙乳被人褻玩時淫蕩的樣子東西,感受著來自充滿彈性的臀部的積壓,那種感覺,簡直就像她在配合我。由於身體失衡,她的手不可能總是與我對抗,偶爾要撐到沙發上支持。所以,我幾乎是肆無忌憚的在享受她最私密的部位。她有點著急了,開始對我進行怒罵,我哪裡聽得進去,我的大腦已經被麻醉了,我揚起巴掌“啪”一聲抽打在她白嫩豐挺的屁股上,她“啊”的叫了起來,但不敢回頭看我,低頭哭泣,那哭聲已經帶有一種被征服的宿命,我沒有停,一下一下緩慢但卻堅決的拍打她的屁股,每打一下,她就發出一聲呼叫,漸漸的她不再反抗,隻是求我別打了,這也許是她第一次求人吧我沾了一點她從下面分泌的汁液,故意亮給她看,然後塗在她的肛門處,因為我準備讓我的大拇指更深入一點,深進去了,我一會兒在她的屁眼裡抽插,一會兒揉一揉,同時我將手指更深的插入她的陰門,讓我沒想到的是,我這樣抽送了10來下,她突然抽搐了幾下,伴隨著強忍的呻吟,密洞裡,居然一股股陰精噴湧而出,熱乎乎,沾到她的鼓起的臀部上,打濕了地闆。難怪她剛才都沒有出聲。她癱軟下去。但身體仍掛在沙發背上,我見她已經沒有反抗的意識了,於是走到沙發前面,單腿跪在坐墊上,將早已爆棚的下身搓到她跟前。我用不容置疑的目光幹著她,她是成熟女人,當然知道我的意思,不過畢竟沒被人強迫過,她還在猶豫。這時,我又出一招,恐嚇她穎姐,反正今天我已經豁出去了,你不希望我把這事跟別人說吧……”,她無奈的擡起頭,慢慢的擡起手,幫我解開紐扣,替我退下長褲,又慢慢拉下內褲,那種節奏簡直……,可能褻玩的太舊,我的陰莖已經由堅硬變得半軟,她用一隻手握住我的根部,另一隻手扶著我的髖部,嫩嫩的皮膚加上修長而有肉感的手指給了我很大刺激,差點沒把住關,她先用手來回套弄了一陣,見我沒起來,她擡頭看了看我,扶住髖部的手繼而摸到我的陰囊,輕輕把玩,接著伸直迷人的脖子,張開玉口,整個含住我的龜頭,略用力吸吮了幾下,絕對是一種幸福感,相信大家不會不相信,我立馬劍拔弩張。她的頭來回活動,讓我的龜頭在她嘴裡進進出出,我仰著頭,閉著眼便享受便說“舌頭”,她果然是聰明,立刻捲起舌頭在我的龜頭上舔動,然後隻要我發一個指令,她必然準確到位,這樣,我充分享受了她的舌功,將我的陰囊都舔的濕潤潤的。我突然想在試試她的底線,於是站高一點,背對著她,她不明白,我說從後面,她遲疑了好一會兒,我說“我立刻打電話給你上海的老公,說我今天在你家很開心,現在還不想走,而且,我還要寄幾張精彩的照片給他欣賞欣賞”,我揚了揚手中的相機,是我剛才在沙發腳邊發現的,她急忙擡頭用哀求的眼光對我說:“別”,然後從我跨下伸出手握住我的棍棍,前後套弄,我說:“還有嘴”,她於是有順從地用舌頭在我的臀部上親、舔“中間”那感覺實在棒極了,她順著我的股溝從腰部一隻往下舔,然後在我的後洞駐留,我真的沒想到她會這樣,這讓我很吃驚,我想她原來這麼厲害,但轉念一想,她恐怕是想讓我早點完事,而且這的確讓我想立即射出來,我立馬轉過身來,回到沙發後面,她疑惑的看著我,不知道我要幹什麼,我重又壓住她的光滑的背把它按趴在沙發背上,她意識到了什麼,又開始不肯,果然剛才有問題,我哪管她怎麼說,一隻手抓住她臀部兩邊,往上提了提,一隻手抓起她的秀發,對準她的陰門,一下插了下去,她還沒來得及反抗,就被我穿起來了,隻見她頭猛地往上一擡“啊……”這一聲已經由之前的痛苦,轉變成興奮了。



??我知道,我已經搞定她了,她雙手緊緊抓住沙發墊,身體被我的推送動作搞得前後擺動,每推進一次,她肥美的臀肉就跟我發生一次親密接觸,我的夢想已成現實了,這迷人的女人,這性感的屁股,她最令人向往的陰道被我插進,被我貫穿了,霜已經沒有力氣反抗了,她趴在沙發上任由我操她,我這時卻放慢了速度,我要逗逗她,“被人操的感覺跟平常的做愛不一樣吧,告訴你,我已經欲罷不能了,我以後還要操你”,她聽了這話不由一驚,又開始反抗“你……太壞了,你……啊……我……啊”,我時快時慢,時深時淺,不讓她把話說完整,我要讓她不能自已。她開始扭動身體,我抽出家夥,但我沒改變她被動的姿勢,我擡高炮口,她緊張的弓起身子,因為,我的龜頭碰到了她的屁眼,是的,她沒猜錯,隻是沒時間也沒能力逃脫,我將充分潤滑的陰莖,毫不猶豫的塞進了,她那片從未開墾的處女地,她伸長了脖子,拉長了背,慘嚶一聲,可此時隻進去了一半不到,她喘息著說“不要……別,別,我受不了的……啊,別再進了”,那裡很緊,讓我無比興奮,我看著她高高噘起肥臀,哪肯罷休,一使勁,齊根沒入,這時她的所有的最珍貴的地方,都屬於我了,霜的手在空中亂揮,沒被我插一次,就啊一次,那是對我最大的刺激,我再次把她抱起來,把她背朝天平趴在沙發上,整個人壓在她的背上,她似乎已經徹底放棄了,任由我在她身上予取予求,這時我的下身一陣陣快感襲來,我用命令的口吻說“把你的屁股往上頂”,她徹底變了個人,拼命擡起屁股,主動用她的陰道強姦我的陰莖,一邊還發出攝人心魄的呻吟,她的叫床聲就是沒跟她做愛,聽了也叫人受不了。我強忍著,由她主動遞送,手去捏、撥、拉、彈她硬挺的乳頭,她叫得更嬌媚了,我幾乎要把她押進沙發裡面去了,最後,終於在她肥臀的攻勢下,一股熱流洶湧而出,全數被她的身體收納,同時她也全身繃緊,緊皺眉頭,向後甩起長髮,之後一股熱流打在我的龜頭上。我趴在她身上2分鍾,連肉棍都沒取出來。她也沒動,那要人命的臀部就被我壓在小腹下面,還是那麼有韌性,我溫柔的摸了摸它,慢慢抽出,把她翻過身來,天哪,她閉著眼,似乎在享受,看我再看她,她立刻收拾表情,眼睛中發出哀怨的神情,看著這眼神,就像是我的興奮劑,我說:“下面都濕了,幫我弄幹淨吧”,她站起身,默默的把我牽到浴室,打開水,我一把抱住她“我說,你幫我”,她抿抿嘴,不知道在想什麼,然後蹲下身子,慢慢扶起我已經恢復常態的肉棍,用嘴包住,舌頭不住在上面滾動,一手揉著我的陰囊,一手順著我的跨下摸到我的肛門,稍用力的按揉,輕插,當我再度勃起時,她將我的肉棍,也就是剛才無情的幹了自己的罪魁禍首上所有的事後證據都吸吮幹淨,然後突然前後快速套弄,舌頭拼命點擊,嘴巴快速抽送,我發出一聲無助的吼聲,再一次噴湧。“幹淨了

之後發生的事情令我完全意想不到,當我們重新穿上衣服的時候,我恢復了理智,“穎姐……我”,“別說了”她用手指壓在我嘴唇上,不讓我說下去,“其實,我……剛才也希望你幹我我驚訝的不知說什麼好,隻是瞪大眼睛看著她,這時反而她更鎮定,“那你剛才為什麼還……那麼”“那樣不情願,是嗎?雖然,那是我渴望的,但畢竟是第一次被人這樣侵犯……你難道認為我是個浪蕩的女人?”“當然不是”我低聲說。“而且,我被你玩的那麼過分……”,天哪,從她嘴裡說出“我被你玩”,差點又讓我把持不住。我知道了,她老公一年四季在外面,她一個人獨守空房這麼久,對於她這樣一個健康的性感的女人,一定忍受了很久的煎熬。

??臨出門,我回頭在她臉頰親了一下,她卻遞上香唇,我們熱吻了半分鍾才依依不捨出門,過了許久,我才聽見她在我背後關上了門……